俄羅斯歸來游記隨筆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7-04 我要投稿
【www.yisgsm.live - 散文隨筆】

  從俄羅斯回來已經一周了。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我的眼前總是浮現出那個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影子,那個誕生過列寧、斯大林、普希金、托爾斯泰、高爾基、奧斯特洛夫斯基、肖洛霍夫、列賓、柴可夫斯基、巴甫洛夫、門捷列夫等一大批杰出而偉大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科學家的國度是那樣的迷人。那隨處可見的綠色森林,那雄渾壯觀的紫金宮殿,那洋蔥頭狀的東正教堂,還有那熱情四射的俄羅斯人,尤其是那個在新圣女公墓映入我眼簾讓我久久不能忘懷的在墓前落下眼淚的老人……猶如一個個電影鏡頭,栩栩如生地在我眼前一遍遍地閃過,千頭萬緒,剪不斷,理還亂。我一生的愿望在那一刻,在那一個個鏡頭面前得以實現,得以滿足,讓我在憂郁中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和愉快……是啊,但凡上了年紀的中國人,都對俄羅斯有著很深的情結。那曾經的愛與恨,那曾經的親與痛,已隨歷史的起起落落成為過往,而在此基礎上建立起的新的彼此友善、信任又鮮明地烙上了時代的印記,想想是那樣的令人感慨,令人深思……

  正是這樣,近些年如潮水般涌向俄羅斯的中國游人在莫斯科、在圣彼得堡,在紅場,在涅瓦河畔隨處可見。甚至連中國大媽們的廣場舞也都跳到了紅場,跳到了皇村的葉卡捷琳娜宮前。此次我就在圣彼得堡看到了七八位中國大媽在皇村葉卡捷琳娜宮不遠處的一座宮殿邊跳起了廣場舞,我佩服她們的勇氣和對廣場舞的執著,但也為她們的舉動牽心甚至不敢茍同,總覺得有哪些地方不搭……

  俄羅斯——大地和其子,構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形成相互依附、相互生存的緊密關系。這在其他以民族或地名、或文化而生成的國名乃至國家是很少見的。也正因此,俄羅斯人對祖國的情感天然合一,渾然一體,它的緊密,它的悲催,也是其他民族少有的。尤其是經歷了兩次衛國戰爭,俄羅斯民族那種對祖國的情感積淀已經深深地注入血液之中。

  20xx年春節,我在海南三亞讀完了《屠格涅夫》,聯想到之前我讀過的《托爾斯泰傳》《普希金傳》《回憶果戈里》,我給朋友發了條這樣的微信:“我深深驚嘆十九世紀乃至二十世紀上半葉俄羅斯產生了那么多世界一流的作家、藝術家,這個憂郁、善感、多情、火熱而又果敢的民族,有這么一群人真夠讓人賞心悅目的。……有這么深厚的文化底蘊,有這么豐厚的文化素養,當下的俄羅斯一定會重新崛起。”

  眼下我真的來到了俄羅斯,我從下降的飛機上收起我從機翼旁專注的探望俄羅斯深綠色大地的眼光,背起我在萬米高空閱讀的《俄羅斯文化論》,走進這個處在東方和西方、歐洲和亞洲之間的國家,我感到一種別樣的激動和興奮。而這種激動和興奮始終伴隨著我在俄羅斯的日子……在莫斯科勝利廣場,高大的紀念碑下走來兩個身著軍服、胸前掛滿獎章的老兵,不顧語言的生疏,我比劃著拉起其中一位長者的胳膊,忙讓妻子給我們合影,旁邊的老兵高興地拿出他的手機舉起他手中的旗子讓路過的人給我們一起合個影,年長的老兵伸著大拇指:“Китай!(俄語:中國!)”看著年輕一點的老兵邊走邊看留在他手機里的影像的那副神情和那位年長的老兵臉上流露的笑容,我把年久失修的簡單的俄語單詞拾起:“спасио!(俄語:謝謝!)”激動中我深深體會到什么叫光榮……

  望著高大的刻滿浮雕的像是一把巨大的利劍似的紀念碑,一位勇敢的騎士斬首妖孽,讓人肅然起敬。立體生動的碑座后面,我第一次看到一束燃燒的火焰在不停地閃動——那就是后來我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多次看到的長明火,我的心被這燃燒的火焰所觸動,我的情被火焰前默放著的幾束鮮花所感染,那不遠處碑座上的浮雕好像頓時鮮活起來,我仿佛聽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勇的蘇聯紅軍的“烏拉”聲,看到了槍林彈雨中倒下的戰士,看到了烈士們的鮮血染紅了伏爾加河,染紅了東歐平原……時間有限,我默默離開,不時回頭張望那高大的碑柱,那揮之不去的長明火已經常駐在我的心里……

  傍晚,我們入住莫斯科郊外。賓館坐落在一片白樺林里,旁邊有一個不大的湖泊,一條林中小路通向小湖,這小路立馬讓我想起那首經典的蘇聯歌曲《小路》……路兩邊到處盛開著蒲公英黃色的花朵,像是一枚枚微型的開放著的向日葵。我知道,俄羅斯的國花就是向日葵,國樹是白樺樹,看到蒲公英花,很容易讓人想起向日葵。許是這個原因,在莫斯科、在圣彼得堡,無論你在市內還是郊外,都看不到當地人肆意踐踏蒲公英,更沒有人采挖蒲公英或在白樺樹上刻刻劃劃。此時,在這樣的夜晚,你無法不感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是那樣的安靜,那樣的迷人。

  清晨,布谷鳥叫了,該起床了。不知從哪兒飛來的鴿子和麻雀落在院子里,尋覓著它們的食物。那鴿子和麻雀一點兒不怕人,你若給它們點兒吃的,它們就會緊緊地圍在你身邊,這在后來幾天無論在莫斯科還是圣彼得堡,都是這樣,讓人著實驚嘆人與動物相處的如此和諧……迎著初升的太陽,沿著通向湖邊的小路,哼著《小路》的曲調走去,穿過白樺林,透過一片黃色的蒲公英花,可以看到已經有人坐在湖邊垂釣了,還有一位金發女郎在那里安靜地看書……那情景會讓人不禁想到俄羅斯人為什么偏愛油畫,因為俄羅斯到處都是這油畫般的景色。

白蛇传官网